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English

当前位置: 金骏机械网 >> 最新文章

日本磁悬浮中央新干线工程项目招标涉嫌舞弊重大丑闻烤漆房

发布时间:2020-05-22 18:52:06

以日本第三大钢铁产业联合体“神户制钢所”被曝出大规模造假为转折点,日本制造接连曝出丑闻。在媒体不断深挖过程中,不到一个月时间日本已出现4起大规模造假事件,这一次磁悬浮列车也被卷入其中。日本磁悬浮中央新干线工程承建商在项目招标中涉嫌舞弊的重大丑闻,该项目2027年通车的目标很有可能因此延期。

“超级总承包商”

18日,东京地方检察厅特搜部与日本公平交易委员会调查人员联合采取搜查行动,突击搜查鹿岛及清水建设的办公室,鹿岛和清水拒绝评论,但表示会配合调查。两家公司及大成的股价当日均下跌逾2%。

在此之前,日本媒体揭发日本磁悬浮中央新干线项目的非法投标丑闻,四大建筑商大林组、鹿岛建设、清水建设及大成建设涉嫌串谋围标,垄断及瓜分这个造价达9万亿日元项目的建筑工程合约。

上述四家公司在日本建筑界被称为“超级总承包商”,垄断大部分建筑工程,它们被指透过合组公司,在最近22项磁悬浮铁路工程中成功投得15项,之后再自行瓜分,并每月会面一次商讨工程进度。

中央新干线工程主要承建商为日本东海旅客铁道株式会社(JR东海),另有多家大型知名承建商以及建筑公司共同参与该大型工程。大林组中标东京段等4个路段的工程后,将中标工程分别交给了自己下属的企业。

据多个媒体批露,有人告发大林组在招标过程中依靠舞弊行为中标。大林组早前因涉嫌向其他承建商施压,要求它们放弃竞投兴建名古屋站一个紧急出口的合约,遭检察人员登门搜查。

日本警方于本月初强制搜查了大林组位于东京港区的总部,并传召高管进行调查。但日本铁道东海目前对此事表示震惊,强调自己并不知情。

至此,日本四大建筑公司中已有三家受到调查,另一家大成建设的发言人表示,该公司并未受到调查。但据媒体报道,该公司将是东京检方下一步调查的目标。有分析称,铁路公司将推出新的招标制度,恐阻延合约时间,赶不及原定于2027年通车的目标。

中央新干线

中央新干线采用磁悬浮技术,是日本正在建设中的一条连接东京、名古屋和大阪的高速铁道线路。大体走向与中央本线、关西本线相同,将连接日本的首都圈、中京圈、京阪神三大都市圈。该项目2014年开工,计划将东京与大阪之间的通勤时间缩短为1小时,工程总投资9万亿日元。日本政府计划2027年先行开通其中东京至名古屋间的线路,之后再使线路全线贯通。

在投标舞弊丑闻之前,专家预测2027年正式开通日本第一条磁悬浮线的目标很难实现,整个工程需要攻克诸多难关。

日本磁悬浮铁道建设效率低下的原因之一,是所经路线地形复杂。日本是多山的岛国,磁悬浮要通过重重山岭,就必须挖掘隧道。JR东海山梨工程事务所所长有江喜一郎向媒体表示,磁悬浮隧道施工的难度相当大,“隧道里有各种各样的地层,我们常常只能一边预测一边继续挖掘”。

隧道施工有时要在地表以下1400米的深度进行,隧道承受着高耸的山峰带来的强大压力,无法预测会从什么地方突然涌出地下水。而处理地下水也增加了施工难度。

拆迁难也在阻碍施工进展。在名古屋车站,需要挖掘距地下大约一公里的隧道作为磁悬浮列车站,占地面积达到2.3万平方米。但在这块目标地上,大楼、商铺林立,约有120多名土地产权者。尽管JR东海给出优惠的条件,但仍然有“地主”对让地费用不满意,在土地收购的交涉方面,进展艰难。

天价土地收购让JR东海的施工资金进一步紧张。目前磁悬浮列车的施工费用已达5.5万亿日元,这笔施工费用中有3万亿日元来自财政投资、融资分配所得,另外2.5万亿日元由日本东海旅客铁道公司自掏腰包。

动摇日本制造

在新干线丑闻之前,神户造假将日本制造曝出的系列丑闻推向高潮。日本媒体形容神户事件为“动摇日本制造的神户冲击”。加之早些时候多家日企曝出的造假丑闻,“日本制造”的国家品牌正在蒙上阴影。

从表面看,日本产品的质量问题集中表现在三个方面:长期供货商提供的部件有缺陷、下属工厂或子公司的材料数据造假、整车出厂质检执行违规。问题主要出现在供应链和出厂环节,并非产品的研发设计、制造工艺和生产流程等核心环节,因而不至于影响日本产品的核心竞争力。

但直接的负面影响却不言而喻:部件设计或质量缺陷直接影响到产成品质量,由此而导致的巨额赔偿和大面积召回使企业收益和品牌遭受双重重创;材料数据造假不仅降低产品质量,蕴含巨大隐患,更动摇了外界对日本产品的信心和“日本制造”的根基。

上海对外经贸大学日本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陈子雷表示,日本制造生产管理漏洞,诸如篡改产品数据、生产日期等现象一直存在。日本现代文化研究所主任研究员吴保宁认为,下游企业对上游企业的降低成本要求越来越高,企业内部强调创利创收、忽视社会责任,平衡两者关系需要利益调整。

日本产品在传统优势产业中竞争力犹存。但随着生产全球化和工业智能化带来的双重压力,日本制造也面临空前的挑战。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刘军红认为,日本制造业的“堕落”仅体现了全球化大潮下日本经济环境巨变的冰山一角。在他看来,日本制造业企业过去追求的全球市场占有率,逐渐让位于资本收益率,成本竞争、收益竞争成了日本企业的新目标。

干货必读居高望远推升海南农垦品牌新高度

苏州治疗湿疹专家很重要中西医结合快速治疗

眉毛上的长痘痘是为什么南宁皮肤科哪个医院好

平安普惠人工服务电话是多少

友情链接